警員急症室查詢傷者位置 護士拒答竟建議:「用鼻索」

584

因 612《逃犯條例》示威集會,警方過度使用武力,警民關係再度撕裂,仇警情緒似已瀰漫全城。有警員訴苦說,前日傍晚六時許,九龍某公立醫院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向駐守醫院急症室警崗的警員表示:「你哋唔應該喺呢度,你哋行返出去,因為你哋係狗!」警員詢問為何罵他,兩人一言不發離去。

據了解,該名警員受辱下班後,接替其崗位當夜更的警員又遭受侮辱,該警員因一宗被毆打案件,向急症室分流站護士查詢受傷入院人士身處的位置,不料對方拒絕配合,更建議「用鼻索」自行尋找,暗諷警員是狗。

一個多番施政失誤、民望長期處於極低水平的政府,從來沒有一個官員需要問責,領導人還能夠洋洋得意地指點江山,對民意置若罔聞。當抗爭者的權利一次又一次受到不合理的打壓,同時又看見警隊厚待親政府陣營的朋友。如此三番四次親疏有別,無論肢體上和心靈上,抗爭者都被打得痛了!他們對警察已慢慢失去信任。七警暗角事件及朱警司延伸手臂事件都凸顯了警察投訴科及監警會在「特殊情況」下的無能為力,讓抗爭者明白到監察警隊的制度在林鄭政權下已慢慢失效,本來健全的警隊制度逐漸崩壞。在權力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即使一萬隻雞蛋同時擲向高牆,中途都被警方打碎了,警方好自然成為眾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