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訛稱做文員涉姦醉娃成孕 為掩飾罪行竟氹結婚、屈勒索

286

警員強姦女機友罪成  向母稱: 會上訴 唔畀衰人得逞

在警校畢業時獲頒銀笛獎、曾被同學誇讚是模範警察的警員,隱藏警員身份在網上遊戲群組聚會結識一名女子,相識僅一周便乘對方醉酒帶她到時鐘酒店強姦,更因姦成孕。警員起初否認強姦,直至女方訛稱已報警,他才自認「人渣」,然後又反口拒付3萬墮胎費,更揚言控告女事主勒索。

5女2男陪審團經7小時商議後,以5比2裁定警員強姦罪成。警員隔着犯人欄向傷心痛哭的母親說:「會上訴㗎嘛,唔好畀啲衰人得逞。」

母:毀佢前程呀陰功

坐在犯人欄內的被告李偉嘉(30歲)聽到裁決後,失落地大聲嘆氣。法官將被告還柙,被告與痛哭的母親道別時安慰說:「唔好畀啲衰人得逞呀,知唔知,頂住呀,應承我。」其母仍傷心大呼:「仔呀,有冇天理㗎,毀佢前程呀陰功。」被告雙眼通紅道:「我冇做過一定唔會認,阿媽你放心啦。」

法官潘兆童判刑時,引述事主的創傷報告指,事主雖有毒癮,但自行成功戒毒,並已找到新工作,展開新生活,惟因本案後,她怕被同事知道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令她情緒失控,更因與同事爭執而辭職。事主又因被告審訊時,指她案發時自願性交而令她憤怒,又怕遭家人質疑,而她閱讀傳媒報導時,更令她感傷害及困擾,一度嘗試自殺,而想起「酒店」及「性」等字眼,更令她勾起創傷,出現創傷後遺症。

潘官又指,被告李偉嘉在單親家庭長大,父早逝,母親為洗碗工,並一手養大被告,其母於求情信指被告因不忍她辛苦,故放棄升讀大學,好讓她可早日退休,而被告6年前考上警察時,兩母子均十分開心,被告更立志貢獻社會,儆惡懲奸,更以首名畢業,本來被告已升級在望,而審訊期間,被告女友為被告生下一名兒子,惟被告至今未曾見子一面,被告亦因未能陪同女友生子而感難過及內疚,而被告是個出色的警察,惟因極愚蠢及錯誤的決定下而犯案。

潘官又指,被告本有大好前途,但現要面對後果,對被告及身邊人造成極大打擊,潘官直言感可惜,但他強調醉酒的女性亦不應被侵犯,而被告作用事主朋友更應保護她,惟被告令事主已展開的生活前功盡廢,以6年半作量刑起點,考慮被告個人背景、被告為十分孝順的兒子、初為人父、事件對被告家庭造成嚴重打擊,最終減刑1年,判他入獄5年半。

原審法官沒有正確地指引陪審團  警員強姦女機友上訴得直獲撤罪

上訴庭表示,控方呈堂的證供,包括女事主在報警前偷錄她與母親和上訴人三方對話的錄音。裏面錄到事主指控上訴人強姦後,上訴人表示「我肯負責」、「我唔啱」、「對唔住」、「我知錯」等說話。辯方指上訴人在錄音中的說話意義含糊不清,不構成招認,且對他造成偏見遠高於舉證價值,所以反對將之呈堂。對此上訴庭並不贊同,指它極具舉證價值,應予呈堂讓陪審團作考慮。

不過,上訴庭提出,上訴人指有關的招認說話是他被事主壓迫之下作出。上訴庭指,雖然事主不是執法人員,但她為向上訴人查問,曾訛稱已報警,及表示如他仍然否認,會再向警方投訴。在此情況下,原審法官有責任在指引陪審團時,表示如他們認為上訴人的招認是因受壓迫所致,便應不理會招認的內容。

但原審法官並無這樣指引陪審團,只向陪審團表示,要考慮上訴人有無說過那些說話,那些說話是否構成招認,及其內容是否屬實。在此情況下,陪審團最終的裁決實有欠穩妥,需予撤銷。